您好,欢迎来到家教网登录注册教员 联系我们
 

有时候,人是可以为了一件事而付出全力的

时间:2018-3-9 来源: msgtjj 点击:

 这是一段心中藏之,无一日忘记的珍贵记忆,在逆境中,在复读的“高四”生活中,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前途虽远,扶摇可接。于是心底深处的那些梦想,从不曾磨灭。


  高三时所有的年少轻狂,都在2008年分数发布的一瞬间化为一场巨大的讽刺。我曾信誓旦旦地说即使是高三,也不值得我放弃所有的兴趣理想去成就一个单薄的分数,于是我的小说本上一年内多出了三万多的字数。可是真正看到分数的时候才知道,计算机荧幕不会体谅你的绝望,也不会理解宣判时的悲凉,那一瞬间,梦想中渴望了十几年的那一片湖光塔影,距离我如此遥远。


  父母都不赞成我复读,妈妈怕我的心理承受不住,爸爸甚至认为以我高三漫不经心的状态,再复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只会比第一次更糟。整整两个月,家里都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我和爸爸不停地吵架、冷战,争论者毫无意义的谁对谁错,眼泪总是替代了一切能发泄出的欲望,而窗外,夏日的阳光正明媚的眩人眼目,我的朋友们正在全国各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最长最美好的假期。


  最终我还是赢了,如妈妈后来对我说的,从没有人能改变我做出的决定,从我小时候起他们就知道。


  要不要回原来的班上,我也曾一度犹豫。


  在我看来,愿意复读的人是猛士,愿意来我们班上复读的人是真的猛士,已经在我们班上经历过一年高三深谙其黑暗艰苦还愿意再来一遍的人,就只能用圣斗士来形容了。在后来的高四,无数次,大家在交完卷子筋疲力尽后感叹着对我说,你真的太勇猛了你当初怎么有勇气回来再受一遍折磨啊,我也同样筋疲力尽地哀叹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一定是疯了。


  记得同宿舍的舍友曾出给我一个上联让我对:


  西安事变,张无忌,杨不悔。


  巧妙的事件与人名的结合,张杨兵谏,倚天屠龙,我最爱的金庸。而我对出的下联,出自《射雕》,却是对自己当下处境一场彻彻底底的嘲讽:在我的中学这片旧土上,班主任孙老师没有变化,我也依然待在同一个地方无法向前。


  附中故地,孙不二,王处一。


  那时我的朋友们已经在大学里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而我在与去年如出一辙的填涂讲评中体验着物是人非事事休,总是想起那本不相干的一句;


  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


  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高四的学习生活,可以此一句话完整概括之。


  去年冬天我又一次参加了北大的自招,又一次在希望燃起之后遭遇了深深的失望。去年夏天是我先放弃了她,她随即以前所未有的惨淡分数宣判了我变心的代价。于是我回来,从头开始,希望于事仍有裨益,再伤心再沮丧,心底却一直有着最自欺欺人的小小安慰:这是我跟她的缘分未尽啊,我毕竟又多了一次追逐她的机缘。没想到,这次却是她放弃我了,知道自己笔试未过的那一天,我从中午十二点哭到了凌晨一点,一遍又一遍地想,难道从小听到的那些我只应该属于北大的赞誉就只是一个一触即碎的浅薄的玩笑?难道是北大在用最残忍的方式报复我填报志愿时的心志不坚幺?这条看不见丝毫光明的路,我还要、还能坚持下去幺?


  可退路已经被自己截断了。


  记得曾经听一个同是复读生的姐姐说,复读生是原地踏步的,没有改变,没有进步,所以大家听课的时候我可以睡觉,大家做题的时候我可以看小说,重来第二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我发誓,若我像她一样,彼时已经拿到自招加分,我也一定是这样的想法,并且从那一刻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不再用菜夹馍和煎饼委屈自己——那是我将近一年的中午饭和晚饭,为了节约时间。可是我没有她那么优秀,所以我只有更加努力,中午离开教室的时间从十二点半拖后到十二点四十五,大家睡觉的时候我要听课,大家看小说的时候我要做题,早已不是为了成绩在拼,而是无论如何让,都要守住心底的尊严。


  重来第二次,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我习惯中午独自一个人留在教室,习惯在自习室坐到很晚,中午十二点半,凌晨十二点半,这两个遥遥相对的钟点每日与我相伴,身边总是安静无人,手边永远做不完的习题象是一场无人倾听的诉说,明知无益,却不愿停下。


  向人含笑背人咳,小恙轻随懒自呵。


  总是难过。


  后来我想。就当着本不该有的高四是一场跋涉,我在冰冷的原野上追逐它前行,义无反顾。若是失败了,就只当这千里的跋涉,是来做一次甚至无法的相间的告别,只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这里的“它”早已超过了北大的定义,而是我随自己的全部自许和自期,以及逆境中不曾磨灭的梦想。


  于是我奋斗在高四看不见尽头的路上没有停下,掩藏起所有的伤痛,依旧可以对着每一个人笑得灿烂。


  幸运的是我有着一群能相互依靠的同学。


  我们宿舍在自习室的人总是最多最齐时间也最长,我们合起来考过五次年级第一和无数次的前五前十,我们六人最终两个北大两个清华两个中财聚首北京,为了各自的梦想,我们舍弃了太多。


  很没来由的,我想到我的班主任孙老师,想我对他痛恨切齿的高三和感激涕零的高四,像一场很荒谬的虚拟:我希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为我的每一点进步由衷地欣喜,也安慰我每一次的失落,只要看到他,我就有走下去的勇气,并且欣然的笑容满面。我一直以为没有这么一个人,过后回头才发现,这个人一直都在,却是我的班主任。


  他曾在所有同学怨天尤人的抱怨中面不改色的发试卷考试,也曾在地震时的剧烈晃动中如山岳般屹立在讲台上安定每一个人的恐惧绝望,他让无数学生在毕业后感念起他的好。然而,我感念他的是他在一次单独谈话中对我说:王欣怡,这次咱们拼了。


  回想高四经年倥偬,人浮于事,然而,这句话却让我始终铭记于心,并照亮我的前程。我想,有时候,人是可以为了一件事而付出全力的。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许多美好的东西,往往在心灵经历沧桑之后成为永恒。那么就此结束吧。我已在燕园,已在十余年牵系的未名湖畔,愿所有人安好,愿前路风景如画。

上一篇高考经验心得:把心放宽 下一篇:没有了